U小说 > 元武 > 第37章 第37章

第37章 第37章


“太初有无,无有无名,一之所起……”一段段晦涩难懂的字符从房间内响起。

        窗外的天亮了又黑,黑了又亮。二人端坐在床榻上如老僧坐定,不曾移动半分。

        精神全都集中在脑海,晦涩难懂的文字一遍又一遍的在他脑海中掠过,秦明仔细的控制住心神不泄露一丝。

        一切开始重新来过,时间缓缓而逝,秦明不知道心中已经背过多少遍了,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从最初的烦躁也驱归于平淡,慢慢的,不知不觉那从脑海中闪现的文字已经成了一种惯性,即使秦明不会刻意去想它,可还是一次次自然的浮现。

        不知道为什么,秦明感觉身处的周围越来越黑,那种黑不是夜色的降临,带着种灰蒙蒙的色彩,如迷雾弥漫,一切处于混沌,仿佛初开。

        ……

        一切好像做梦一样,秦明只感觉身体沉沉浮浮,仿佛处于云端:又好像落入深渊,无法自拔。

        嗡!

        随着身体一阵颤动,秦明那紧闭的眸子也缓缓睁开,那眼眸清澈明亮,不过比之以前放佛多了丝不一样的味道。

        “入了?”小阳开口。

        “入了。”秦明悠然一笑。

        嘴唇轻抿,脸上也看不出喜怒,一双幽深的瞳孔在秦明身上扫过,明灭不定,好一会儿才收回目光。

        “很好。从今天开始,以后的每天都花上一个时辰来修炼,不得懈怠。”

        “恩。”秦明也是重重的点头,他不会怀疑眼前的人,永远不会。

        忽然想到什么,秦明眼睛微亮,看着眼前的小人,贼贼的笑道:“嘿嘿,那个小阳啊,你看我也快到人级了,是不是该给我来本厉害的武技啊……”

        “噢。”小阳听言,眼睛微睁,又圆又亮。

        “武技没有,不过火倒是有一把。”话落,那小手上一团紫炎伴随着极具骤升的温度凭空燃起。

        “……”秦明

        “这是不是有点多了!”咬牙

        “不多,三天的量。”

        客栈的房间里,时不时传来压抑的痛苦的哼声,不过好在白天外面本就喧嚣倒是没人注意到这微乎其微的声响。

        当那声音消失后,一切也都结束了。房间里还存留着未散的余温,秦明望着被烧得赤红的身子,虽然已经习惯那种灼烧的痛,但还是忍不住咧了咧嘴,从戒指中取出一套衣服将chiluo的身子掩盖,接着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望着外面,蓝蓝的天空,心情也不由静下来。

        “小阳,明天我们还是回妖兽山脉吧。”秦明转过头说道,习惯了在丛林中厮杀,现在停下来他还真有点想念那血腥的味道。

        “不用了,你该回去了。”

        回去?秦明眼中闪过茫然,接着醒悟过来,是啊不知不觉他出来历练都快一年了,再有两个月他就满十六岁了,到时候就要参加族中的成人考核。

        “记起来了?你要是再不回去,恐怕你就要被族里除名了。”看着秦明,小阳面无表情的小脸上,难得的挂着丝调侃。

        呵,恐怕到时候还真有不少人等着他出丑吧,不过可惜,这次要让他们失望了,想到着秦明不在乎的笑了笑,接着他看了眼嘴角弧度犹在的小阳,后者白嫩的脸蛋看起来煞是精致。

        “小阳,你笑的真可爱。”

        “……”

        ——

        清晨,山间的小道上,一个少年赤着膀行走着,精瘦的躯体上如瀑布般的汗水正不断挥洒。

        蹬蹬,少年每次脚步落下都传来沉重的闷响,再抬起时在那地面则是留下一个浅浅的印子,周围一些过路的人看见少年都投以好奇的目光,显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人走起来会如此费力,像是扛了座山似得,不过也只是看了几眼,就匆匆离去了。

        蹬

        当路过一个拐口时,少年脚步一横停了下来,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汗水。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清秀坚毅的脸庞,那少年自然就是秦明,只不过此时的他,两眼发苦,脸色发红,一脸的憋屈。

        最明显的是一双腿,时不时的颤抖着,似乎承受了极大的力道。而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在那双腿库管处一个黑色的铁块边缘漏了出来。

        “还不快走,照你这速度恐怕两个月也到不了南阳镇。”声音自然就是小阳从玉佩中发出的。

        听见这稚嫩的童音,秦明心里就一阵咬牙切齿,这可恶的小鬼,不就说了他一句可爱么,居然就让他在双腿各自绑上了铁套,铁套也就算了,还不准他动用任何元力,连圣王体都不行,最重要的是那铁套每一个都起码有一百公斤的重量!

        一百公斤啊,也就是说他现在每走一步就拖着两百斤的重量!双脚就是四百斤!这小鬼居然还说是为了锻炼他!他的圣王体现在已经入门,这种基础功就算做再多效果也是微乎其微,可是对方偏偏还睁眼说瞎话。

        “小阳,要不我们换个修炼方法,比如说搬石头?”这一路走来,他发现别人看他的眼光就像个傻子,毕竟铁套套在里面,别人也看不到,走个路都这么费劲可不就是傻子么

        “恩?”

        “呵,我的意思是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奇怪。。。”秦明涨红着脸,弱笑道。

        “你如果不习惯的话,我倒可以做个链子在后面牵着你。”然而面对秦明的嬉笑,小阳只是不咸不淡道。

        “我去,你遛狗呢!”秦明咬牙。

        好半晌,玉佩里也没有声音传来,叹了一口气,只好认命般的,慢慢抬起沉重的脚往前走去。

        两天后

        炎炎的烈日下,秦明上身的皮肤已经被晒得通红,脚步移动间,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在那一刻鼓动伸缩,显得极具规律性,而汗水也不断滴落随即融入土里。

        一路上对于那些偶偶路过的人的奇怪的眼神,秦明也习惯了,只是半抬着头眼睛望着前方的路,执着而坚毅。

        因为妖兽山脉距离南阳镇有一段距离,当初他赶去妖兽山脉时,都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所以这次他也必须抓紧时间,提升速度,否则两个月后还真不一定赶得上。

        就这样,在嶙峋陡峭的山道上,一道清瘦的身影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个脚印不分昼夜如苦行僧般走着。

        不过所幸的是,虽然艰苦但一段时间下来,秦明便是能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元力比之以前更为凝实,先前因为突破带来的虚浮感也消失了。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后,秦明已经开始习惯那腿上的铁套带来的负重感。

        茂密的森林中,秦明靠在一颗大树下,仰着头闭眼休息。

        沙沙

        一声异响响起,原本闭眼假寐的秦明徒然睁开眼,眼中闪过锐利的锋芒,袖中匕首滑落,手掌翻飞间猛然射了出去。

        “嘶!”匕首插入旁边的草丛中,顿时响起一道凄厉的嘶鸣声。伴随着草丛剧烈的颤动,一团血迹也是飙射溅开。秦明面无表情的上前拔掉匕首,看了眼地上已经是失去了生机的妖兽。

        金蜈,二级妖兽,不过其牙齿上含有剧毒,要是不小心被它咬到一般人倒是有的受的。

        视线淡漠的从那妖兽尸体上扫过,接着抓起那尸体收进了戒指中,然后才起身,迈着有些沉重的步伐,向着前方缓缓行去。

        他现在所处的这座山叫大青山,因为山脉延绵,常年葱郁而得名。只要翻过这座山,就到南阳镇了。

        而此时在大青山通往南阳镇的主干道上,一辆镖车在十几人的护送下缓缓行驶着。酷日下,一群大汉赤着膀子骂骂咧咧的声音不断响起。

        镖车前方,一名老者骑马稳坐。头发半白面容褶皱,可那一双眼睛确如鹰鹫般扫视着四周,额角上的刀疤更是平添了一份阴厉。

        “抓紧速度,都注意点,等过了这座山就有人接应我们了。”老者看了眼后面,冷冷的吩咐道。

        “是。”听见老者的话,后面的大汉应声。

        暗处,秦明望着这支队伍驶过,并不在意,然而当他视线落在那镖车上面的旗帜时,顿时眼睛眯起,黑色的旗帜迎风飘摆,上面没有任何的花哨条纹,有的仅仅是一个‘陈’字。

        而在这附近百里内能用这字的除了南阳镇三大家族之一的陈家外,也别无他人。秦明目光扫过下面,发现这一行人中光是士级武者就有十几人,人级也有好几个,而当他视线移动到那为首的老者身上时,顿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在他心中。

        师级!

        秦明心中一片讶然。看来这陈家护送的东西不简单啊,师级强者就算在陈家也是绝对稀罕,而且这为首的老者他似乎听说过,也是陈家一资深长老,实力早就达到了师级。在陈家地位也是举足轻重,没想到一趟镖车居然会派这样一位长老亲自押送。

        想到这里秦明眼中闪过丝厉色,虽说在南阳镇三家并立,但众所皆知三家中以陈家势力最大,在南阳镇近乎一半的商铺产业由陈家把持着,可是即使这样陈家的野心也是不甘于此,每年在秦家名下的坊市都会遭到一些莫名的攻击,导致生意滑落,产业亏损,可碍于陈家势大,又没有证据,所以每次只能忍气吞声。


  (https://www.uuuxsw.cc/40815/40815601/92016188.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uu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uu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