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元武 > 第14章 刺杀

第14章 刺杀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几乎在呼吸间内就发生了。如果刚刚秦明后退慢一步,又或者那匕首动作快一步,那后果将不堪想象。

        站定身子,勃颈处还依稀还能感觉到那抹凉意。秦明抬头望去,在那前面只见一个人影带着黑巾全身包裹在黑布下,黑衣人身形高大魁梧,看样子是名男子,而那把匕首此时正握在他的手中。

        “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杀我?”秦明面色冷肃的问道。这里是秦家后山,就连自己家族的人都罕有人进,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混进来的,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要刺杀自己?他并不记得他有得罪什么人。

        “哼!要怪就怪你自不量力,奢望自己不该得到的!”

        黑衣男子冷声讽刺,黑巾下露出的双眼中尽是残酷的杀意。不过想起刚刚秦明躲过了他的一击,有些讶异,但也仅此而已。说罢握起匕首再次向秦明刺去。

        男子动作敏捷,像丛林中的猎豹一样,咻的带起一阵破风声,手中的匕首直刺秦明的心脏,一击之下狠辣绝情!

        仿佛看到了秦明临死前的模样,男子黑巾下的面容不由露出轻笑。他虽然还没到士级,可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凝脉炼体者能抗衡的了的。然而很快,他脸上的笑就就僵住了。

        面对那致命的一击,秦明眼神微微一凝,就在匕首将要刺到胸口时,一手直接扣住男子的手腕,另一只手在男子惊悍的目光下一下子扣住他的脖子。

        电光火石间,局面反转。

        黑衣男子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已经感应到元气,种下元力种子,再过不久就要突破士级,怎么会被一个连元气都没感应到的废物给制住?

        “你!”

        黑衣男子不敢置信,可脖子传来的紧缩却在一遍一遍提醒着他这是事实!望着那个少年冷漠的表情,他忽然意识到对方真的可能会杀死他,顿时慌了。

        “别杀我,别杀我!我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不关我的事。”

        “是谁?”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收钱办事,雇主的事我根本不知道。不过,你放了我我可以答应你帮你去查。”男子看秦明答话,见他年纪轻轻,以为有戏,眼底深处微闪,开口道。

        话落,黑衣男子感觉大脖子处的力道一松,顿时一喜。暗自寻思着,等秦明松开他手的时候,再来个偷袭,这小子一定躲不了。然而,胸口突然一痛,男子低下头,看着那胸前的匕首,望着秦明。

        “你?!”

        “要怪就怪你自不量力,奢望自己不该得到的东西!”秦明看着男子原话重复道。若是一个月前,他还真不是他的对手,不过现在,哼…

        男子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自己用来对他说的话会用来对自己,气急之下直接咽气了。

        秦明看着倒在地上的人,面色冷峻心中却泛起波澜。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来杀的第一个人。虽然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虽然他也没有矫情的认为自己不该下杀手,可当他真的下手的后总有些微微的不适。

        “不过杀个人而已,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就在这时,小阳从环佩中出现,目视着秦明冷声道。而后当他视线扫过黑衣人尸体时,眼底一道浓郁的紫芒划过。

        “……”秦明。

        “你也得给我个缓冲的时间啊,杀人又不是杀鸡。”秦明颇有些无语,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杀人,在他以前的世界又是法治社会,如果他第一次杀完人就能不动声色,那真有点冷血了。

        “对了,刚刚那人藏在草垛里,你怎么不提醒我一下?”他可不信以小阳的实力会发现不了,说着眉毛不禁微扬,脸色带着几分得意:“要不是我反应快,身手敏捷,换了别人还真不一定躲得过!”

        “你好像还很得意?”小阳眉角挑起,黑色的眼睛忽的变得幽暗,小小的的身躯散发出一种上位者的威严:“本座训练了你这么久,身为士级居然被一个连元核都没凝成的练体武者差点偷袭杀死。你知不知道士级之下,练体如孩童学步,古往今来本座还真找不到几个士者居然会被练体者逼成这样的,而你差点让本座开了眼界!”

        深邃的瞳孔眯起,折射出道道冷光,小阳身上威严更甚,面覆寒霜冷叱。

        这小子不知道反省就算了,居然还恬不知耻,沾沾自喜。

        “厄。。。。”秦明嘴角的得意还停在脸上就被骂懵了,感受着小阳那越来越冷的眼神,顿时冷汗如雨下,连忙收起得意,点头哈腰的赔罪道:“您老别生气,别生气,我不过是嘴贱……”

        那狗腿样,看的小阳嘴角抽了抽,暗骂一句出息,就懒得理他了。收敛气势,转身负手而立,小脸遥望夜空,半晌,开口。

        “你该离开了。”

        恩?秦明不解。

        “这片大陆很大,大到无法想象。而这片山林太小,哪怕你一直呆在这日复一日的修炼,修到将级,王级,可没有经历过死亡鲜血的历练,始终是温室的花朵,经不起风浪,就如刚才一般。”

        秦明面色肃起,他知道小阳的意思,他也知道自己情况特殊,别人可以正常修炼,但他不可以,而想要快速提升实力唯有不断地厮杀战斗,今夜不过是个开始。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未知的历练,他没有丝毫的畏怯,反而目光灼灼充满了期待。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有别的事要做。

        秦明走到黑衣人身边,蹲下身子,扯下男子的方巾,男子面貌普通,也看不出什么,秦明索性直接将他衣服给扒了,而就在这时,一块木牌漏了出来,伸手抓起来看了眼,秦明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木牌材质简单,谁都可以弄到,但在那木牌上却写了一个大大的‘姚’字!在南阳镇又有几个姓姚的?怪不得那人先前说自己自不量力,奢望自己不该得到的,现在看来,那人就指的是姚烟儿吧。

        呵呵,好一个姚家,当初将自己婚事推给秦元枫,现在想来恐怕也不是秦家单独作为,毕竟姚家也是婚烟一方,说不定还是他们先提起的。

        如果是这样也就算了,你们看不起我秦明,我秦明也不屑攀你姚家!可是他没想到明明自己都已经答应退婚了,姚家居然还咬着自己不放,甚至找人刺杀自己。

        秦明心中愤怒异常,脸色阴沉无比,忽的冷笑。看来那人先前认为杀自己定是手到擒来,不然也不会把那么显眼的东西带在身上。

        姚家,攥着那块木牌,他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碰上姚家无疑以卵击石,不过今天的事,他秦明记住了!


  (https://www.uuuxsw.cc/40815/40815601/92016216.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uu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uu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