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元武 > 第4章 约定

第4章 约定


当那股神秘的感知力消失,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后秦明才从地上慢腾腾的爬了起来,脸上仍残留着惊魂未定之色。刚那是什么力量?到底达到了什么级别?

        王级或者更高?他在想如果刚刚那道意念的主人想杀他的话,他或许连反应都没就被抹除了,一想到这本就湿透的后背又渗出一阵冷汗。

        “咦?在那神识笼罩之下,你居然还能站起来。”稚嫩的声音响起。

        秦明手中的玉佩忽然发红,变得灼热。紫色的光点从玉中飘出,渐渐凝聚成人型。男孩脸色微白,语气微凉。

        “看来你的灵魂强度不错。”

        “是你干的!”

        “恩。”

        “刚才那个神秘的力量也是来找你的吧。”秦明咬着牙,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看似精致无比的男童,一字一句道。

        “也许吧,你倒也不笨。”男孩毫不在乎的说道。

        可秦明却怒了,嘶吼。

        “我去你玛的也许!你知不知道刚才要是那股力量在停留几秒,老子就算不死,也变成白痴了!啊!”

        男孩愣了下,接着眼角微抬,眉宇间透露着与生俱来的孤冷,看着暴怒的秦明,嘴边轻扯。

        “那又有如何,看你根骨年龄已满十五,却连区区士者都未曾达到,可见终其一生也不过如此,若是能死于强者手中,对你而言,也算是一种福分。”

        原本处于暴怒状态下的秦明,听见这话一下子静了下来。头忽的无力地垂下,呵,福分?也是啊,刚刚那强者明眼人就知道强悍到离谱,怕是将级在他眼里都是小人物。自己这样一个蝼蚁能死在这样一个大人物手中,还真是福分。

        “你走吧。”挥了挥手。

        “走不了。”男孩手指着玉佩:“这枚玉佩现在已经认你为主,我现在也不能收回去。而且我唯有躲到玉佩空间中才能完全敛去身上的气息,否则会被发现。”

        ……

        “你不能离开玉佩?”秦明微微抬起了头。

        “能,但不能太久,不然气息会泄露。”

        “你现在也不能收回玉佩?”秦明再问,头又抬了抬。

        “是。”

        “呵呵……”这次秦明完全把头抬起来了,雨过天晴般咧着嘴,踏着步子朝洞外走去。

        “你要去哪?”男孩皱了皱眉。这个人是被吓傻了么,一会哭一会笑。

        脚步停了下来,秦明回过头,清秀的脸笑得灿烂,笑的狰狞,甚至带着点疯狂!

        “我去跳崖。”

        “你,威胁本座?”男孩瞳孔一闪。

        “不不”秦明摇了摇头,认真道;“也许你说得对,就像你说的我不过是贱命一条,就算再累再拼也不过是个废物,蝼蚁罢了。就算死了恐怕都要被人嫌弃,我也看开了,也懒得活得这么累了……”

        说着秦明微微眯了眯眼,似乎想起了以前的事,脸上带了几分迷茫:“我从记事起就开始修炼,九岁练体,十岁锻骨,十二岁凝脉,速度不快但也不慢了,可从那以后我的修炼生涯到此为止,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感应到元气。一开始我以为自己天赋不够,所以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一直到连我自己都要绝望了。后来我以为是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所以我翻遍古籍希望找出什么方法,可是什么也没有。家族里的人都开始嘲笑我,轻视我,认为我是个只能练体的废物,就连我的父亲都对我失望,从此闭关,对我不管不顾。”

        “可是,我也不甘啊,我也委屈啊,我也不想做一个废物啊!到最后我以为是自己锻体期基础不够扎实,体质不够强悍,所以才感应不到元气,所以我又从头开始锻体,因为怕被人笑,所以我只能偷偷的一个人在后山练,哪怕是最基础的马步,我也能不吃不喝练上整整一天,因为我相信总有一天我可以感应元气的存在,我想向他们证明我不是一个只会练体的废物!呵呵呵……呵,很可笑吧,你说得对,像我这样的废物,这一生都不会有什么出息。活得这么累,还不如死了。”

        嘴角带着丝轻笑,似是解脱。突然话锋一转:“不过现在嘛?啧啧一个五岁的师级天才为我这样一个废物陪葬,这感觉真是——爽!”

        说完头也不回,少年迈着缓慢的步子离开。

        男童站在原地,幽深的瞳孔静静的看着那个消瘦的背影,也不知道有没有听他说的话,嘴唇轻抿,手中紫色焰火,明灭不定。

        洞口将近,微弱的亮光从外面投射进来,不知不觉天都亮了。秦明一步迈出,金色的阳光洒在他身上,显得温暖。虽然短暂。

        “难道你不想修炼么。”

        呼

        耳边传来风声,瑟瑟的。秦明想继续走,却忽然迈不开脚步。

        修炼,修炼秦明记得从七年前他莫名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起,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修炼,成为强者。不可否认,即使到现在那两个字对他的影响依旧很大。

        “那又怎么样?”声音有点嘶哑。

        “本座不愿欠下人情,你既帮过本座,本座就还你这一个人情。”

        男孩单手负于背后,眼睛黑溜,宽大的衣袍罩在身上在地上拖了长长一截,秦明回过头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景象。苦笑,自己真是疯了呢,居然相信一个奶娃娃,虽然他很天才,身份也肯定不一般,但再怎样也不过是个孩子罢了。

        然而男孩又开口。

        “你看看你的胸前。”

        胸前?秦明低头,这一看不禁一惊。揉了揉眼睛,扒开胸前的衣服使劲看了看,原本在胸口被虎爪留下的五个血洞已经消失不见,胸口白皙连快伤疤都没!这怎么回事?秦明很清楚,就算是秦家最上乘的丹药也没有这么神奇的效果。若不是衣服上还残留着爪子划破的缺口,他都以为是在做梦。

        这是怎么回事,莫名的目光移到手中的玉佩,难道是它?

        “我为什么要信你?你就算再妖孽也不过才五六岁而已,又能帮到我什么。”虽然心中惊异,可秦明也不傻没有冲昏头。

        “我说过了,我不是帮你而是帮我自己罢了。我身体受创,只有进入玉佩中才可以敛去自身不被人发现,所以才让玉佩已认你为主,以掩盖住我的气息。”顿了顿,男孩看了眼秦明。

        “至于你,我可以让你在一月之内突破士级。”

        如果说刚才的话让秦明心中动荡的话,那这句简直就像海啸般,瞬间席卷一地波涛,让他心里所有的防线为之崩塌。

        “我教你修炼,你护我周全,如何?”男童眉目傲然,红唇轻齿

        “好!”没有任何犹豫。

        那一天,一个稚嫩少年,一个五岁孩童各自应下承诺。也许连他都没想到,有一天这个大陆真的会因为他而风起云涌。

        ……

        秦家作为南阳镇三大家族之一,其家宅占地足足数百方圆。而此时在最西北角一处破旧的院子里,样子瘦小,穿着一身仆人衣服的秦小虎,正蹲在门槛上脸色焦急,眼睛四处张望着。

        终于他看到一个一身黑色短衫的少年慢悠悠的走来。顿时大喜,连忙站起身子迎了上去。

        秦明刚从后山上下来,本来想好好休息一下,结果还没进门,就被拦下来。

        “少爷,你跑哪去了?!一晚上都没回来,我等了你好久。”

        “还有啊,你的衣服怎么破成这样了”

        看着面前话说个不停的秦小虎,秦明没有不耐烦,反而觉得有点暖意。

        “好了,你家少爷我生龙活虎的能有什么事,你找我有事么?”

        秦小虎突然静了下来,有些不忍的看了眼秦明。

        “少爷我知道您突然被退婚心里一定不舒服,但是你不要伤心,等家主出关后一定会为少爷主持公道的!”

        厄,这傻小子这是怕他受不了刺激,做傻事吧。秦明有些无语,伸手在秦小虎肩上拍了拍:“行了,你家少爷我又不是没人要,有什么好刺激的。”

        说完,不顾在一旁呆滞的小虎,直接踏入院子,走进房间,再伸手将门关上。整个个人直愣愣的往床上一躺,就睡着了。

        今天,真的太累了。

        而门外,秦小虎还在呆愣中,眼神一片迷茫。不过少爷好像有点不一样了,眼中多了些往日没有的光彩,自信,对,就是自信。

        月升日落,天很快又黑了。

        当秦明醒来时,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月亮已经高高挂起,夜很深了。这一天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他的精神已经达到了极限,不过这一觉睡得真是舒服。忽然想到什么,秦明伸手从怀中掏出玉佩,拇指摩搓着玉璧,轻轻呼了口气,还好还在,不是做梦。

        “喂,在么”

        “……”

        “难道睡着了?”玉佩里也可以睡觉的么,秦明心里嘀咕。

        “什么事。”带着些许奶味的声音从玉佩中响起。

        没睡,秦明面上一喜,有些期待道:“你不是说要教我修炼么,我现在也睡不着了,不如就现在吧。”

        玉佩里没有声音传来,秦明以为他不会回,不禁有些失望。不过就在这时手中的玉佩变得灼热,紫色光华像萤火飞出,接着男孩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房间里。


  (https://www.uuuxsw.cc/40815/40815601/92016228.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uu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uu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