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重生后,双胞胎萌娃要爸爸抱抱 > 457.第456章 好人

457.第456章 好人


第456章  好人

    叶敏杰揽着刘亚红的腰,两人在一众视线下走出了歌舞厅。

    光线昏暗,经过苏白的时候,他居然都没有认出来苏白的脸,他这会儿满脑子都是怀里的这个姑娘。

    直到两人离开,苏白这才探出身子,揉了揉眉心,神色稍稍有些冷。

    俗话说的好。

    最考验人性的莫过于,男人突然挣了钱,女人无事在家守着,前者是乍富,容易让人飘飘然没了谨慎和底线。

    而后者则是在日复一日的寂寞中,考验女人的耐心和对家的热爱。

    叶敏杰显然是第一种,没经受住考验,甚至苏白猜测,他已经再一次打破了底线。

    是要解决叶敏杰的事情了啊。

    不然,他怎么对得起死去的郑大爷?

    苏白眸光晦暗,一时之间叫人摸不清他眼睛里的情绪。

    …………

    翌日,招待所,天色大亮的时候方云良才回来。

    他喝的醉醺醺的,敲门的时候砰砰响,这老旧的木门都快要被他敲散架。

    苏白赶紧起来开门,门一开,一个人直直的朝着自己砸了下来,他伸手去接才发现是喝醉了的方云良。

    他浑身上下都是酒气,打了个嗝儿,嘟囔着要睡觉。

    苏白:“……”

    “不是让你早点回来?”

    苏白扶着方云良进来,顺手把他脱了衣服,又胡乱拿毛巾擦了一遍他的脸,一把将他放到了床上。

    方云良这小子,看着不胖,但是结实,体重贼沉,短短一段路,苏白累的一身汗,将他放在床上后,苏白就睡不着了。

    他看了一眼方云良,后者睡得正香,脖子上还有不知道哪个小姑娘留下的唇印,在这朦胧的清晨微光里,格外清晰。

    苏白洗了把脸,稍微清醒一下,拿起包,夹在腋下,这才出了门。

    走出招待所,天色已经开始蒙蒙亮了起来。

    一条街上,小摊贩已经开始摆摊了,卖煎饼的,驴肉火烧的,还有一些小姑娘出来摆摊卖新鲜的栀子花。

    热气氤氲,各种食物的香味飘扬,笼罩着这座城市,鲜活而富有生命力。

    小姑娘挎着篮子,里面装满了新鲜栀子花,她头上扎着一块蓝白色的头巾,麻花辫,穿着淳朴,但是却有一种质朴的美。

    瞧见苏白出来,她怯生生的走上前,伸出手,将篮子盖着的布掀开,问道:“同志,需要栀子花吗?一分钱一朵,今天早上刚摘的,很香,很好闻,给您媳妇儿带两朵吗?”

    这年头,不少女人买不起装饰品,会摘一些应季的花儿别在发间,戴戴俏。

    不过这年头,家家户户填不饱肚子,农村里谁舍得花一分钱买栀子花?

    也就城市里遇见几个阔太太,能买点回去熏熏香了。

    苏白原本想走开,却见她一脸希冀的瞧着自己,又看见她满身都是露珠,脚上一双布鞋上都是泥巴,心里头猜测这应该是走了不少路才到廊坊的。

    他点点头,拿出一毛钱,递了过去。

    “给我拿一朵吧。”

    小姑娘当下高兴得不行,赶紧接过钱,拿出一朵花递给苏白,正准备找钱,却见苏白笑着摆摆手,道:“不用找了,早点回家去。”

    小姑娘一愣,旋即赶紧点头道谢。

    苏白将栀子花放在鼻尖嗅了嗅,顿时一股子清香涌入鼻尖,混杂着清晨的风,叫人惬意极了。

    他经过早点铺子的时候,买了一堆吃的,自己啃了一个葱油饼,其余的全部拎在手上。

    他问了路,之后就朝着西南口和谐路走去了。

    走了一段路才发现,说是说西南口和谐路,但是走出和谐路外又走了一段,已经到了偏远的城乡结合部,又走了十来分钟,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荒芜的草地,地上堆满了垃圾,天气热了,臭烘烘的,显然是一个乱倒垃圾的垃圾场。

    苏白终于看见了一个尖尖顶的小房子。

    他这一次来,是找虎子的。

    上次虎子告诉自己,要是来找他,就来西南口和谐路这块,没想到会这么偏。

    而且说是说铁皮小房子,实际上更像是胡乱搭建的一个小窝棚,踩着一地的垃圾,走近了才瞧见,那是各种破布搭建起来的小帐篷,只有门前一块是铁皮的。

    外满用铁链拴着一条狗,黑色的毛,极瘦。

    看见有人来了,它顿时猛地开始叫唤起来。

    “汪汪!汪汪!”

    苏白眼皮子一跳,蹲下身子,从袋子里捡了个葱油饼扔了过去,狗子顿时不吭声了,眼睛放光的用嘴叼起来,哼哧哼哧的趴在一旁狼吞虎咽去了。

    门内似乎是听见声音,有个小小的声音响起:“福元儿?福元儿?你咋没声啦?”

    苏白认出来了,这是虎子的声音。

    片刻后,又是一阵小孩儿压着喉咙的咳嗽声,虎子小声道:“招财,小声点儿,别被人发现啦!”

    苏白只觉得有些好笑又悲哀。

    这房子很矮,只有苏白胸口这么高,他微微俯下身子,敲了敲门,开口道:“虎子?你在吗?是我。”

    门内。

    在听见这声音后,虎子几乎是足足愣了好几分钟才算是想起来这声音是谁。

    招财蹲在床边,蜷缩着小身子,双手抱着膝盖,身子干瘦没有半两肉,但是脑袋却又大且圆,头上的头发都是枯草似的,干燥蓬松。

    他盯着两个大眼睛,转了转,瞧着虎子,小声咳嗽了两声,这才开口小心翼翼道:“哥,有人来啦!你认识吗?”

    门外,苏白的声音再次传来。

    “是我,给你吃油饼的那个!”

    虎子原本躺在床上,听见这声音,眼泪忽然一下子就汹涌了出来。

    他赶紧点头,伸手在的招财的脑袋上摸了摸,开口道:“招财,去开门,外面的是好人。”

    招财才六岁,对于人性的复杂并不清楚,虎子常年把他关在这里,脚上拴着布袋,绑的死结,就怕他贪玩跑出去。

    门外经常有人来敲门。

    讨饭的,流浪汉,又或者是一些喝醉了酒的醉汉。

    骂骂咧咧捶门的时候,虎子出门挣钱,家里只有招财,他会将自己的小身子蜷缩成一团,缩在角落里,捂着耳朵告诉自己外面是“坏人”。

    而这会儿听见敲门声,直到虎子确认外面的是“好人”,他这才站起小身子,费劲儿的将门上紧扣着的门栓给扒开了。

    (本章完)


  (https://www.uuuxsw.cc/40818/40818082/98049547.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uu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uu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