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重生后,双胞胎萌娃要爸爸抱抱 > 437.第436章 实话

437.第436章 实话


第436章  实话

    “哎?”

    姚修走进来,显然是一眼就瞧见了坐在过道边的苏白。

    “你哪个?”

    他皱着眉,打量着苏白,眼神之中有些警惕。

    陈梅香年纪大了,自从爷爷走了之后,她就经常糊涂,过往的乞丐叫花子她都能拉着进来喝茶吃饭,和人家聊上半晌。

    这会儿瞧见苏白,姚修下意识就以为又是被陈梅香带着进来的乞丐。

    只是这一瞧,这一身穿着打扮又不像是叫花子,当下多了几分警惕。

    陈梅香心疼宝贝孙子,赶紧端着水出来,把水杯往他手上递。

    “大孙子,怎么今儿个这么早回来了?你爸不是说今天要出货,任务重,中午不回来吃吗?”

    姚修心下松口气,接过水,咕咚咕咚一灌。

    知道今天他奶奶是清醒的。

    “出了点事儿。”

    姚修含糊不清,胡乱搪塞了过去,之后又转移话题,伸手指了指苏白,道:

    “奶,他是谁?你带进来的吗?”

    陈梅香点点头,道:

    “嗯,他说他来买塑料,我就带着进来了,你问问他要买啥,奶给你做饭去!”

    说完,陈梅香又拿着空了的茶杯,杵着拐杖慢慢走回厨房。

    苏白这会儿也起了身,露出笑脸,伸出手,对着姚修笑着道:

    “你好,我叫苏白,这是我的名片。”

    名片这玩意儿还是找打印店弄得。

    姚修乍一听苏白这名字,只觉得有些耳熟。

    他嘟囔了两句,接过名片一瞧,当下一愣。

    好家伙。

    服装公司的老板!

    还在京都开了电器店呢!

    京都。

    等等。

    姚修总算是想起来了,他瞪大眼,瞧着苏白,惊愕道:“你该不会是那个举报的人吧?就是东北大案那个?”

    苏白错愕,旋即一乐,点点头,大大方方承认了。

    “就是随口猜了猜,没想到这么准。”

    他笑着道:“运气好罢了。”

    听见苏白承认,姚修的神色总算是变得热络起来,他兴奋的看了看苏白,又拉着他说了一下具体的事情经过。

    半个小时后,姚修和苏白两人的关系就有了质的飞跃。

    姚修拿了一碟瓜子,放在苏白的面前,往前推了推,翘起二郎腿,道:

    “你来顺达塑料厂是要买塑料?买啥塑料?咋不和我们厂长联系?”

    姚修一脸疑惑问道。

    苏白叹口气,看着姚修道:

    “兄弟,这事儿我也不瞒着你,我第一次搞塑料这块,没准备多少钱,而且这年头私人做生意总归不太能见光,审批手续又不好办,所以我就想着私下里来了。”

    苏白说着,又补充道:

    “不过你放心,审批手续这会儿已经在批了,估计半个月就能好,到时候也是正正经经的公家生意,绝不会有问题。”

    这年头,做生意最麻烦的就是横亘在公与私两座大关。

    经营许可证好办,但是一旦涉及到做生意,而且还是这种大规模的,那就得去找关系,和当地政府直接挂钩办公司才行。

    否则的话,不管是进货还是销售,都麻烦重重。

    手续的事情苏白已经让苏文去找街道办主任陈元方申请了。

    只是还得往上报,因此没个半个月的功夫压根下不来。

    苏白只能先行一步了。

    见姚修没说话,苏白又试探性问道:“怎么,不能卖吗?”

    姚修这才叹口气,揉了揉脑袋,显得十分烦躁。

    “哥,你来的可真不巧。”

    姚修叹口气,道:“自从厂子开办以来,效益一年不如一年,我爸和我估计自身都难保……”

    原来这顺达塑料厂,开的真不是时候。

    赶上国有经济下滑的时候开办的,因此压根没吃上红利,生意基本上都是一年不如一年。

    人人消极怠工,压根就想着混日子,不求创新,只求吃死工资。

    一个偌大的工厂,死气沉沉,没有干劲儿,注定只能走向灭亡。

    而姚修他爹姚长贵在厂子里从一开始就当的副厂长。

    人多了,就开始分帮派。

    姚长贵手底下大概跟着百来十号人,而另外一个副厂长石秋林手底下跟着的人也都大差不差。

    往下细细数一下,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沾亲带故的亲戚。

    因此两拨人常年不对付。

    这一次要裁员,算是让两拨人都动了心思。

    开始明里暗里的想要打听裁员的名单,又想方设法的在名单上动手脚。

    这越发导致整个厂子里人心惶惶,生怕裁员名单里有自己。

    “我爹今年一年都在为这事发愁,下面带着的都是七大姑八大姨,还有乱七八糟的亲戚。”

    姚修无奈耸耸肩,道:“天天都来找我爹,叫他去找厂长,我爹天天去,可人也不说呀!我爹能有啥法?”

    “这些都是上头规定的事儿,经济效益不好,养不起这么多人,这是不得不裁员了。”

    姚修说着,烦躁的搓了搓脸。

    刚才他回来的时候骂骂咧咧就是因为在厂子里和对面一拨人起了冲突。

    在这种高压下,任何一点细小的矛盾都会被放大。

    两帮人打了一架,他爹姚长贵气得直接踹了自己一脚,叫他滚回来了。

    “这会儿厂子里,人人自危,谁还敢悄悄卖东西?而且石秋林那家伙,手段多,前些日子被我撞见居然还想把自己媳妇儿往厂长家里送,你说说,这得有多不要脸?”

    姚修瞧着苏白,有些无奈,“哥,真对不住。”

    苏白眉头微微皱着。

    他倒是没想到,居然刚好碰上了这档子事儿。

    苏白一只手,轻轻屈起手指,在膝盖上敲着,一下接着一下,缓慢而富有节奏。

    他现在在思考。

    究竟要如何才能说服面前的青年。

    片刻后,一杯茶见了底,苏白的神色也终于稍稍正色起来。

    他从口袋里战术性摸出一支烟,递给了姚修,虽然唇角带着笑,但是眼神却锐利的盯着他的眼。

    “兄弟,我有些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苏白道。

    姚修并没多想,他接过烟,点燃,叼在嘴里胡乱点头:“哥,你说呗,都这个节骨眼儿了,还有啥不能说的?”

    苏白这才点点头,慢条斯理开了口。

    “兄弟,你想没想过,即便你和你爹还有下面带着一群人人人自危,管好自己,什么错也不犯,到头来被裁员的极有可能还是你们?”

    “第一,按照你所说,那石秋林毫无底线,连自己媳妇儿都能往外送的人,他会不惜使用千方百计来换取利益。”

    “你扪心自问,你们能行吗?”

    (本章完)


  (https://www.uuuxsw.cc/40818/40818082/98049567.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uu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uu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