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重生后,双胞胎萌娃要爸爸抱抱 > 393.第392章 病发

393.第392章 病发


第392章  病发

    这个念头一起,叶敏杰就按捺不住了。

    满脑子想的都是,要是表叔留在内陆的话,自己多照顾照顾,那岂不是还有机会?

    人心都是肉长的,而且,他现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法子。

    但是,他却也明白,一旦郑忠光离开了,那么一切机会都没有了。

    毕竟,亲生儿子和他这个表侄子,还用选吗?

    心里头一瞬间如同鼓点狂擂。

    人总归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

    一旦滋生了某种念头,那么就会疯狂如同杂草一样生长。

    这一晚,叶敏杰失眠到天亮。

    翌日。

    天色蒙蒙亮。

    四合院里静悄悄的。

    郑忠光也一夜没睡。

    他一晚上都在反反复复转悠,生怕自己漏了什么。

    小心翼翼的将照片拿起来,看了又看,却叫他兀自落了几次眼泪。

    近乡情怯,大概就是这样。

    他最近胃部越来越不舒服了。

    有时候疼得能叫他快要晕过去。

    郑忠光昨天去医院,特意买了一大把的止疼药,他心里头明白自己日子没多少了,但是一想着要见着妻子和一对儿女,却也觉得这疼痛大抵也就这样。

    见一面,叙叙旧,见到他们过得好,自己这辈子也就放心了。

    郑忠光小心翼翼的将照片放进箱子里,这才准备起身出门去熬药。

    然而,一开门就瞧见了叶敏杰。

    他站在院子里,看见自己出来,眼神定定的盯着他。

    郑忠光一愣。

    “敏杰?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西单电器店开门得八点,这才五点不到,天都是黑的,郑忠光是因为自己房间里还点了灯,所以才能瞧清楚他。

    按照以往,叶敏杰怎么说都是七点起来,怎么今儿个起这么早?

    叶敏杰盯着郑忠光,道:“叔,你生病了怎么不告诉我?”

    他盯着郑忠光,神色悲痛极了,就像是刚刚才发现这个消息似的,盯着郑忠光,道:

    “这么大的事儿,叔你怎么还瞒着我呢?”

    郑忠光有些蒙。

    他第一反应就明白叶敏杰知道自己得病这事儿了。

    “敏杰啊……”

    郑忠光顿了顿,靠在门旁,道:“不是叔瞒你,而是这病,它说了没用,反而叫人担心。”

    他苦笑着,又想起那天医生说的话。

    该吃吃,该喝喝,高兴一点就成。

    明明是劝慰自己的话,对于他来说却如同判了死刑。

    郑忠光不是没有崩溃过,也想过告诉苏白也叶敏杰。

    但是,念头一转,却又打消了这个想法。

    何苦叫他们为自己担心呢?

    协和说治不成,那就是治不成了。

    如今他能去港城,走完剩下的日子,和自己的妻子和一双儿女待在一起,已经很快慰了。

    郑忠光又和叶敏杰说了一阵,

    这才总算是说明白。

    叶敏杰低着头,不吭声,见郑忠光走过来准备熬药,他这才开口:“我帮你吧。”

    郑忠光笑道:“没事儿,我自个儿能行!你还有你自己的……”

    “叔,你今天就要走了,我也没尽尽孝。”

    叶敏杰顿了顿,道:“你生病了我也没能帮上什么忙,这药我帮你熬了吧。”

    话说到这里,郑忠光就不再坚持了。

    他道:“那成,今儿个就别做早饭了,门口的卤煮铺子,还有驴肉火烧,我都买些回来,咱吃个痛快!”

    郑忠光说着,捡了一件外套套着,抄着兜朝着外面走出去了。

    叶敏杰从从挂在门梁上的篮子里,拿出一包中药,放进郑忠光经常熬药的小罐子里,加水,又烧了一小炉子的炭,这才放上去熬煮。

    炭火温度很高,咕嘟嘟很快就把中药熬煮开了。

    整个小院子里顿时漂浮着浓郁的中药气味儿。

    在这个初夏的清晨,热气氤氲,白色的雾气混合着浓烈的药味儿,一瞬间凝结在叶敏杰的眼镜上。

    白蒙蒙一片,瞧不清他眼睛里晦暗的情绪。

    …………

    今天下午苏白要和郑忠光出门,因此两人早早的就吃了中饭。

    陆妙竹送着两人到了车站,又将一个水壶递给了郑忠光。

    “大爷,这是上午剩下来的药,你可别忘了。”

    陆妙竹叮嘱道。

    郑忠光点点头,接过去,顺手拧开就喝了。

    “杯子就别带着了,太沉了。”

    他说着,将杯子递还给陆妙竹,之后和苏白喊了一辆人力三轮车,直奔火车站。

    郑忠光虽说一直在京都,但是火车站,汽车站,他压根都没来过。

    如今瞧着这日新月异的祖国和建设面貌,只觉得一颗心没由来的在胸腔里激荡起来。

    “大爷,咱们先去羊城,再从羊城去港城。”

    苏白手里拿着车票,笑着道:“羊城距离港城很近,隔着一条港城街就是了。”

    这会儿距离十二点的火车还有一段时间。

    苏白当下将羊城发展得日新月异都说了一遍,郑忠光听得津津有味,整个人面色都红润了不少。

    “咱们祖国发展的好啊!”

    郑忠光攥紧拳头,颇有感慨:“还是得出来走走,瞧瞧才行,不然这辈子……”

    然而,这一次,郑忠光话没说完,他的脸色却陡然间一白。

    苏白一愣。

    赶紧伸手扶住他:“郑大爷?怎么了?”

    郑忠光的脸色瞧着太不对劲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冒了出来,叫他痛苦的蹲下身子,浑身都在发抖。

    疼。

    剧烈的疼痛。

    自从得了癌症之后,郑忠光对于这种疼痛已经习以为常了。

    只是这一次,来的比任何一次都要凶猛且剧烈。

    他甚至呼吸都感觉到了困难。

    苏白这会儿再怎么心大也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了。

    “郑大爷?!郑大爷!”

    他喊了两声,郑忠光却都已经疼得听不着了。

    苏白赶紧起身喊人。

    周边围上来了不少乘客,郑忠光疼得倒在地上,咬着牙,闷哼着,浑身仿佛从水里捞出来。

    真疼啊。

    当年自己上战场,身上吃了好几颗子弹,没有麻药,直接烧红的刀子消毒,就把肉割开取出弹头。

    那会儿他都能咬着牙,一声不吭的熬住了。

    可是这癌,怎么就这么疼呢?

    郑忠光有太多的不甘心,他张张嘴,原本想要喊苏白给自己拿止疼药,但是没多久他就疼得失去了意识。

    (本章完)


  (https://www.uuuxsw.cc/40818/40818082/98049611.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uu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uu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