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重生后,双胞胎萌娃要爸爸抱抱 > 第210章 挨打(加更)

第210章 挨打(加更)


苏白带着三人直奔国营饭店。

    挣了钱,吃的方面总不能抠搜。

    苏白将菜单上面的羊城名菜都点了一遍,又点了两瓶高粱酒。

    见齐鲁生、齐鲁名还站着。

    苏白当下笑着道:“坐下来一起吃。”

    两个中年汉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推脱了一番,这才紧挨着坐了下来。

    “这年头,来羊城当倒爷,脑袋悬在裤腰上,钱可不是这么好挣的。”

    苏白笑了笑,对俩人说道。

    而两人听了,咬了咬牙,没搭腔,脸色发白。

    苏白这话没错。

    羊城实在是扎眼,周边不少守株待兔。

    且不说路途遥远,火车上什么人都有,都得防着,到了偏僻点儿的地方,还得提防被“绿林好汉”盯上。

    即便成功到了羊城。

    也不一定能够挑着好卖的衣服,买回去,不挣钱,又或者挣得少,等于白跑一趟。

    要是年轻就罢了。

    齐鲁生、齐鲁名两人,四十多了,看样子也是个苦命的,满手茧子,背也弓着。

    这会儿全部家当被偷,更是一夜白了不少头。

    齐鲁生眼睛红了。

    他低着头,悄悄用手背搓了搓眼睛,声音颤抖道:“也是没法子……”

    “上面老母亲七十八了,得照看着,婆娘走不开,下面小孙子也出世了,儿媳妇儿没奶水,要吃好的,儿子又不争气,家里就靠着我一人,真是没法子了。”

    齐鲁明也揉了揉眼,低头不吭声。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他实在是哽住喉咙开不了口。

    酒上来了。

    苏白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

    “叔,喝点酒,压一压。”

    苏白笑着对俩人说道:

    “我既然喊你们来,指定不会让你们空手回去,别担心。”

    两人一愣。

    旋即神色激动起来。

    赶紧抹了眼泪,又道:“小兄弟,真是谢谢你了!你是个好人,是个好人啊!”

    齐鲁生激动得不行,拽着齐鲁名站起来就想给苏白磕头。

    苏白吓了一跳。

    赶紧起身拦住。

    “叔,这可真使不得!”

    他无奈道:“商人无利不起早,我也不是……”

    然而。

    苏白这话没说完。

    两兄弟却弓着腰,摇摇头,往后退了两步,仍旧认认真真的给苏白磕了头。

    “你救得不仅仅是我和我弟,还有我俩身后一家子人。”

    齐鲁名哽咽着道,“实在没有感谢的法子了,你就受了吧。”

    苏白心思复杂极了。

    他给瘦猴使了个眼神。

    两人一起才将两人给拉了起来。

    这会儿饭菜也上齐了。

    苏白赶紧道:“叔,边吃边说。”

    两人这才拿起筷子,见苏白动了筷子,两人才跟着夹菜。

    “叔,其实我这活,很简单。”

    苏白喝了一口汤,道:“过两天,我有一批货要送到羊城,你两帮我先带一批货过来,我给你两算钱,咋样?”

    他说着,又补充道:“不是什么走私吃枪子的货,是一人带两百条裤子,他也跟着来。”

    苏白指了指瘦猴。

    “跑一趟,来回大概一个礼拜,我一天给你们每人算二十元,咋样?”

    二十元。

    听见这钱,两人吓了一跳,筷子都停在半空中了!

    这一趟,两人加一起可就是二百八十元!

    也就是一个礼拜的时间!

    还不等两人说话,苏白继续道:“跑了第一趟,接下来还有,再有,到时候你们可以从我厂里拿裤子直接回绍城去卖,我这裤子好销,来回挣个差价,路比羊城近,还安全,怎么着都是挣钱的。”

    “到时候还了债,还能剩不少,咋样?”

    夜色里。

    苏白坐在两人的面前。

    昏暗的光衬着他平静的脸,仿佛在说今天的饭菜味道如何。

    然而。

    殊不知他这话,对于齐鲁生齐鲁名两兄弟而言,简直是救命良药!

    两个中年男人再次红了眼。

    手背搓了搓眼睛,激动得站起来,又想给苏白磕头。

    苏白这次是真没法儿了,赶紧站起来,和瘦猴一人一个拉住了。

    “叔!这可真要不得!我可算小辈,勉强接一个就算了,你这要是再磕,可就折我寿了啊!”

    听见苏白这么说。

    两人这才站直了身子。

    事情敲定。

    四人边吃边聊,直到九点多才歇了。

    …………

    翌日,天色蒙蒙亮,四人一起乘上了返回费城的火车。

    两天后。

    火车抵达费城。

    是一个明媚晴朗的好天气。

    此刻。

    青青制衣厂。

    制衣厂停工已经两天了。

    喇叭裤的布料已经全部做完了,全都堆积在仓库里,女工们见没新的活,也都纷纷散了。

    苏文坐在樟树下,双手搭在膝盖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工字背心,颈项上搭着一条毛巾。

    头顶上知了吱呀吱呀的使命叫唤,吵得人心烦。

    正午的阳光火辣辣的,晒得人生疼。

    他这会儿脸色沉沉,显然心情不佳。

    苏白眼瞅着去了一个礼拜了,到现在也没个消息,不知道销路找没找好。

    百货大楼里,这么些天下来,喇叭裤销量已经趋近饱和,别说是他们压在仓库里的裤子里,就连三厂陈东尔的低价喇叭裤也没之前好卖了。

    价格战打到现在,已经趋于白热化。

    于自清天天在百货大楼撑着,陈东尔几次沉不住气,但是如今工厂里喇叭裤还在生产,他这是被赶鸭子上架,不得不咬牙撑着。

    再加上现在青青制衣厂停了工。

    陈东尔一方士气大振,觉得指定是资金链断裂,撑不下去了,胜利在望!

    门外。

    大飞小飞前后走进来。

    两兄弟这会儿瞅着情绪有些不对,眼睛红红,像是刚哭过。

    苏文眼皮子一跳,对着两人招手:“过来!”

    大飞小飞还是很怕这个大舅舅的。

    当下低着头,怯生生的走了过来。

    挨个喊了一声:“大舅。”

    “咋回事儿?”

    他皱着眉,一眼就瞅见了两人胳膊上的杠。

    那是竹条抽的,红得发紫。

    苏文猛地一下站了起来,拉着大飞的胳膊,声音变了腔调,“是不是挨揍了?哪个动的手?带我去!”

    两人一开始没说话。

    咬着牙,抿着唇,眼泪簌簌往外掉愣是一句话不肯说。

    片刻后,还是小飞没熬住,当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

    ps:加更到了,求大大们不养书。

    (本章完)


  (https://www.uuuxsw.cc/40818/40818082/98049793.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uu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uu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