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重生后,双胞胎萌娃要爸爸抱抱 > 第138章 念书

第138章 念书


车子驶入庆安县城。

    一直到了一栋二层小楼前停下。

    “威哥!送你到这!”

    杨晓伟下车,又将车门拉开,车里一众人呼啦啦的下了车。

    人走完后,杨晓伟顿了顿,道:“你们三在车里呆着,别出来,我去和李哥打个招呼就回来。”

    到老大家门口,不进去一下总归不像话。

    三人齐刷刷点头应了。

    开玩笑。

    这可是狼窝!

    谁敢下去?

    一群人走了后,外面一片黑夜,还有空气中漂浮着湿漉漉的气味儿。

    只是三人都没说话。

    一颗心悬在嗓子眼儿,彼此都缩着身子,气氛紧绷着。

    莫约几分钟后。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哒哒哒的是高跟鞋的声音。

    片刻后。

    在车边停了下来。

    一盏马灯摇曳着,映衬出女人漂亮姣好的脸蛋。

    头发被烫得精致漂亮,盘在头上。

    细细的柳叶眉,鲜红的嘴唇,衬着一身牡丹花的旗袍。

    黑夜里,妩媚又漂亮。

    她的声音细细软软的,一只手撑着桐油伞,另一只手将马灯举起来,往前探了探。

    然而奈何车厢里太黑。

    压根就看不清。

    她道:“听说你们是从香樟村来的?”

    苏白眼皮一抬。

    “有没有?”

    那声音有些急了。

    黑暗中。

    苏白稍稍压沉了声音,应了一声:“有,怎么了?”

    “这个,拿去!”

    女人说着,朝着这边扔了一个小铁皮盒子,而后急切道:“你拿去,给苏哲,就是去年香樟村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大学生,问一问就知道了!”

    “里面有十块钱,就给你了!”

    女人说完,又补充道:“记得帮我送过去啊!”

    她说完后。

    两层小楼里,似乎有人喊了一句什么。

    她扭头应了一声,又拎着马灯,身姿摇曳的离开了。

    赵长龙赵长虎两人虽然疑惑。

    但是这会儿也没问。

    毕竟,苏白和他们一样,啥也不知道不是?

    估计是找个传话的吧!

    苏白将铁皮盒子拿过来。

    揣进口袋,心里一个猜测隐约冒了出来。

    这女人。

    想必是邓翠红。

    可是…她为什么让自己传话给苏哲?

    ………………

    片刻后。

    杨晓伟出来了。

    他关上车门,发动车子,笑着喊道:“给你们吓着了吧?”

    “咱们这也是运气好,遇见自己人,这要是换了旁人,指定留下点什么!”

    杨晓伟也是个讲义气的。

    这事儿说起来也怪他。

    要不是耽误了一会儿,也没这事儿!

    “我送你们回去!”

    杨晓伟笑着道。

    二十分钟后。

    车子抵达香樟村。

    在村口就停了下来,天黑不识路,再往里面就不好开了,怕绕不开。

    到了熟悉的村子,三人这才感觉活了过来。

    下了车,苏白将车费付了。

    而后摸着黑往家走。

    夜晚的大山,还有些冷。

    细碎的雨夹杂着冷风扑面而来,他的脑子越来越清醒。

    这一趟。

    虽说虚惊一场,但是也足够他惊出一身冷汗。

    钱财身外之物。

    他怕的。

    是真的留在那里,永远回不来了。

    他还有妻子。

    还有可爱的糖糖果果。

    胸腔里的心在跳动,仿佛燃烧着一团火。

    苏白稳了稳心绪,干脆抬脚一路跑了回去。

    到家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漆黑一片了。

    苏白今天出门的时候没告诉陆妙竹自己要回来。

    大哥苏文照旧给他留了门。

    苏白推门而进。

    他的心很慌,很乱,这会儿被巨大的劫后余生的欣喜感缠绕着。

    他脚下有些不稳。

    一路进了屋子。

    陆妙竹听见声音,瞬间被惊醒,她赶紧起身,开灯,一眼就瞧见了门外站着的苏白。

    “苏,苏白?!”

    她吓了一跳。

    甚至都忘了自己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里衣。

    “你,你怎么了?”

    眼前的苏白。

    浑身上下就像是从泥潭里爬出来的。

    湿漉漉的。

    蓝色的中山装,混满了泥巴。

    头上淋了雨,脸上也沾了泥。

    然而,独独那双眼,赤红着,盯着自己。

    他拳头死死攥着,片刻后才从喉咙里挤出了几个字来。

    “媳妇儿,我回来了……”

    也直到现在。

    苏白才发现,他的声音沙哑得可怕。

    他走过去,想要抱住陆妙竹,然而身上太脏,他手伸在半空中又收了回来。

    陆妙竹手脚发凉。

    她不敢想象苏白究竟遇见了什么。

    见苏白收回手。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一步,而后,伸出手,绕过他的腰,用力的抱住了他。

    单薄的身子,在这个下雨的夜里,温暖又馨香。

    “别怕,没事的,你回来了。”

    她伸出手,轻轻地拍着苏白的背,放低了音调,“苏白?你回家了。”

    心脏逐渐平复。

    苏白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陆妙竹。

    两人相拥良久。

    苏白喉结滚动了一下,而后伸出手,在她的背上轻轻拍了拍。

    “谢谢你,媳妇儿。”

    他轻声道。

    而脑海里。

    一个念头也逐渐冒了出来。

    他想。

    重生一世,总要做点什么,才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保护家人。

    …………

    三天后。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苏白没告诉家里人。

    怕他们担心。

    陆妙竹问过,他含糊搪塞了过去。

    但是心里隐约有个念头冒了出来。

    这个时代。

    想要保命,保护妻子家人,安稳挣钱,单单靠自己一个人是不够的。

    他必须做点儿什么才行。

    这日。

    晌午的时候,杨莲是红着眼回来的。

    她推着板车。

    板车上,苏明瑞坐着,一只手扶着腿,另一只手抓着拐杖,嘴里正骂骂咧咧的骂着什么。

    苏白苏文两兄弟,刚好从县城回来。

    苏白将这段时间的帐和张美云结算了一下。

    一回来,就听见杨莲劝苏明瑞。

    “你咋和人吵起来了?都是乡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下次见了咋办?”

    杨莲道,“老张头对咱家也不错,就是说话难听了些,你这性子……”

    “闭嘴!”

    苏明瑞气得拐杖猛的一敲,“你个女人家,知道啥?那老张头,说话不中听,我还不能和他说两句了?”

    “这老不死的,就是看老子家两儿子有出息了,心里不顺畅!”

    “他那儿子,算个啥?不也就念了个初中?显摆啥?”

    “一天三顿,他能像老子一样吃肉?个没见识的玩儿意!”

    ……

    苏文赶着驴车进来。

    见到两儿子回来。

    杨莲顿时赶紧给苏明瑞使眼色。

    “瞅老子干啥?!”

    苏明瑞坐在板车上,正在气头上,脸色黑沉黑沉的。

    见杨莲朝着自己挤眉弄眼。

    他越发来气。

    “你也是!女人家,没眼力劲儿!老子和他吵架,你咋还拖着我?!净是拖后腿!”

    苏白跳下车。

    大步走进院子。

    “咋了?”

    他笑着道,“发生什么事了?”

    听见苏白的声音,苏明瑞一愣,这才回头看了一眼。

    见两个儿子进来。

    他这才没说话,从口袋里摸出红塔山,抖出一根,叼在嘴里。

    “大孙子,去给你爷夹一块炭!”

    他闷闷道:“你爷今儿个,能抽红塔山了!叫他们眼红去!”

    苏剑秋点点头,跑到灶膛前准备用铁钳夹炭。

    苏白一乐。

    “爸,剑秋才多大?不怕没夹稳啊?”

    苏文没说话。

    朝着自家儿子看了一眼。

    后者顿时不动了。

    苏文走过去,摸出洋火,给苏明瑞点烟。

    后者一愣,正准备骂他败家子儿,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就用洋火点!一根火柴几个钱?老子用得起!”

    苏明瑞抽着烟,总算是缓下来了。

    苏白走到杨莲身边,见她一脸愁容。

    “咋了?妈?”

    杨莲小心翼翼的朝着苏明瑞看了一眼,而后压低声音,小声道:“就是老张头……”

    原来是今天,杨莲去田里下肥。

    苏明瑞实在是憋在家里闲得慌,这才让杨莲推着他去田间地头呆着。

    他坐在板车上,挺着腰杆儿,和几个村民侃大山。

    自从两儿子挣了钱后,苏明瑞走路都是打着飘儿的。

    自豪着呢!

    然而谁又会盼着你好?

    老张头见他那嚣张嘚瑟样儿,实在是没忍住。

    说话带了刺。

    明里暗里就说苏文苏白两兄弟没文化。

    再挣钱,又有啥用?

    说到底还是个泥腿子,不稳定,哪里比得过苏明权的儿子苏哲?

    人家出来,吃公家饭!

    大学生,金凤凰!

    祖坟冒青烟!

    这一下子就给苏明瑞气着了。

    当下就就和老张头吵了起来。

    苏明瑞性子急。

    估摸着要不是这条腿还打着石膏。

    他都能冲下去和人干仗!

    “啥金凤凰不金凤凰?”

    苏明瑞嗤了一声,“就算是考上大学,不也照样悄悄摸摸做生意?金贵得到哪里去?之前还要老子给他生活费呢!”

    “说到底,还是得有钱!哼!老子没文化,照样顿顿吃肉!”

    苏白笑了笑,没说话。

    苏文沉默了片刻,对着苏剑秋招了招手。

    “过来。”

    苏剑秋点点头。

    乖巧的跑了过来。

    “爸。”

    苏文应了一声,伸手在他的脑袋上揉了揉。

    “你好好念书,听见没有?”

    苏剑秋点点头。

    苏明瑞抽完烟,咧嘴一乐。

    “大孙子,你要是考上大学,爷给你买两串大鞭炮,放在门口,放上一天一夜,叫他老张头听一天!”

    杨莲见苏明瑞总算是消了气。

    走过来,准备扶他下来。

    苏明瑞瞪了她一眼。

    “娘儿们家家的,胳膊肘往外拐!”

    他又回头喊:“你这咋当儿子的?!过来背你老子下去!”

    苏文:“……”

    苏白走进屋子。

    陆妙竹正在看书。

    他顺手拿起一本教材,翻了几页。

    “媳妇儿?咋样?”

    陆妙竹看着他,笑着道:“还行。”

    苏白心里有数。

    自家媳妇儿,大城市来的,接受过良好教育,不然也不会被判定成知青下乡了。

    苏白抿了抿唇。

    脑海里在这一瞬间闪过了很多念头。

    实际上。

    从上次遇险开始,他就一直在想。

    想要保护自己,保护这个家,单单靠做生意,靠有钱,是不够的。

    他需要的,是人脉,是一张足够有分量的关系网。

    否则,再有钱,也只能被说成暴发户,泥腿子,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

    而这年头,想要堆积人脉,最快的捷径就只有一个。

    念书。

    (本章完)


  (https://www.uuuxsw.cc/40818/40818082/98049865.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uu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uu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