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苏沐!!!你给我站住!!!”

        池染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萧朔拎着一条临时掰下来的凳子腿杀气腾腾的追了过来。

        池染之嗤笑一声,垂下眼眸,拍了拍苏沐的后背以示安抚。

        苏沐抿了抿唇,想推开他,却推不开,在池染之怀中转了个身,双手扒着池染之横揽着他肩膀的胳膊,只露出一双眼睛,向追来的众人看去。

        太子看到苏沐额头上肿起来的大包,蹙了蹙眉,看到亲爱的皇妹此刻的表情,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从小到大的经验让太子知道,这两个混世大魔王碰到一起时是他解决不了的情况,便立刻着人去请皇帝和皇后。

        其他人见到池染之,立刻夹紧了尾巴。

        只有萧朔浑不在意,完全无视了池染之,看着苏沐大开嘲讽:

        “我说侯爷,安乐侯是吧?你一个大男人躲在媳妇儿怀里丢不丢人?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吗?”

        池染之冷道:“萧……”

        剩下的话却被苏沐的动作打断了。

        听了萧朔的嘲讽,苏沐眨了眨眼,忽然将脸完全埋进池染之的臂弯里,蹭了蹭,而后抬起红扑扑的脸,笑意盈盈的看着萧朔:

        “嗯,我有媳妇儿,你有吗?”

        “没媳妇儿才丢人,我不丢人。”

        “我愿意躲在媳妇儿怀里,你也可以躲你媳妇儿怀里啊。”

        “哦,你好像还没娶到媳妇儿,你是嫉妒我吗?”

        萧朔:“……”

        艹啊!

        忽然感觉心脏中了一箭这么回事?

        太子看着苏沐,忽然掩唇轻笑了一声。

        其他人:“……”

        这位侯爷,说的好有道理……个屁!

        池染之挑眉。

        萧朔额头青筋直跳:“苏沐,有本事你给我从女人怀里出来!”

        苏沐歪歪头:“我没本事啊,你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池染之挑起苏沐的一缕长发绕着手指卷着玩儿。

        萧朔简直哽的要死,他打嘴仗就从来没这么憋屈过,更没见过比他还没脸没皮的。

        他咬了咬牙:“鱼刺的事,你是不是故意的?往我椅子上放绣花针,是不是你干的?”

        苏沐理直气壮:

        “是又怎么了?”

        “那鱼是不是你抢走的,你不抢走,那鱼刺能自己跑你喉咙里去吗?”

        “还有那针,你要不先无缘无故的打我,我能给你椅子上放针吗?”

        “先撩者贱。”

        萧朔:“……”

        众人:“……”

        为什么这位驸马爷每句话听着都挺有道理,但又不能细想呢?

        而且,那鱼肉原本是驸马先给太子的,后来被萧朔抢了去,但驸马显然没想对太子怎么样,那么……

        细思恐极。

        太子若有所思的打量着苏沐。

        意识到自己被苏沐算计了的萧朔,忽而收起了轻挑,审视了苏沐一番,猛然发现,这个金玉其外的家伙,里面未必是败絮。

        “别看我,没结果。”苏沐用脸颊蹭了蹭池染之的衣袖,“我只喜欢之之。”

        池染之垂眸看着苏沐。

        被强行塞了满嘴狗粮的萧朔感觉喉咙更痛了。

        金玉个屁!两个都是败絮!

        池染之忽然看向萧朔身后,恭敬道:“父皇,母后。”

        萧朔等人连忙转身,就在此时,池染之忽然一脚从背后直接将萧朔踹飞了出去。

        “碰”的一声,萧朔砸在了地上,溅起尘土草叶一片。

        众人:“……”

        太子扶额叹息。

        萧朔懵了片刻,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冷冷的看向池染之,也被这一脚激起了真火,二话不说抬掌向池染之攻去。

        池染之却淡定的抱着苏沐,动也没动,向他身后看去,“父皇,母后。”

        萧朔才不相信,然而就在他的一掌要落在池染之头顶时,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朔儿,你在做什么?”

        萧朔僵在当场,缓缓回身,看向不知什么时候赶来的皇帝和皇后。

        所有的怒火瞬间被浇灭,萧朔呵呵笑了一声,“没,没什么,舅舅,我只不过看驸马可爱又乖巧,想摸摸他的头。”

        说着,原本要落在池染之头顶的手掌向下就要抚上苏沐的头,被池染之冷着脸一巴掌拍开了。

        皇帝淡淡道:“嗯,看来朔儿和朕一样,都觉得沐儿可爱又乖巧。”

        萧朔见皇帝这样只感觉心惊胆战。

        他自小天不怕地不怕,最怕这位皇帝舅舅,尤其是舅舅像此时这般……

        萧朔决定恶人先告状,委屈道:“舅舅,是苏沐在宴会上先用鱼刺后用绣花针整我的,大家都看见了。”

        苏沐抿了抿唇,“是你早上先无缘无故打我的。浮光掠影。”

        浮光掠影点头,将早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原本还有点同情萧朔的众人:“……”

        池染之听完,身上突然杀气四溢,缓缓抬头看向萧朔:

        “你用弹珠打沐沐的眼睛?”

        他突然非常后悔,刚刚为了隐藏实力,没直接一掌劈了这厮。

        萧朔小声辩解:“我在树上补眠,是这个家伙先用弹弓打到我的,我只不过自卫而已。”

        “自卫?”池染之冷笑:“你一个千军万马中纵横杀敌之人,竟然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较劲,就因为他的无心之失?”

        “孩子?我才比他大两岁,他是孩子,那我也是孩子!”萧朔彻底开始耍赖了。

        “你还要不要脸了?你看起来起码比我家沐沐大了一轮!”

        “你!”萧朔气结。

        我家沐沐。

        苏沐后仰起小脸,自下而上的看向池染之。

        见池染之垂眸看过来,连忙低下头,将脸埋在池染之的衣袖里。

        池染之:“……”

        想抱走。

        苏沐抬起头,看向萧朔,补刀:“原来你才比我大两岁吗?可你明明看起来还没有陛下年轻。”

        萧朔:“!!!”

        他才二十岁的心脏瞬间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

        太阴险了!

        他以为池染之已经够阴险了!

        没想到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皇帝闻言,被逗得开怀大笑:“好了。沐儿是无心之失,朔儿出手太重了。沐儿在宴会上已经用鱼刺和针找朔儿报了仇,你们二人算是打平了,各罚一年的俸禄。时候不早,都回去歇息吧。”

        嗯。

        一锤定音。

        各打五十大板。

        一看就是老端水大师了。

        池染之拉着苏沐的手,带着浮光掠影等人向池染之在皇宫中的居所——长乐宫走去。

        苏沐看着自己的手被握在池染之的手中,想到那句“我家沐沐”,神色复杂的看向池染之。

        池染之的脸色这一路都十分冰冷阴沉。

        苏沐忽然摇了摇池染之的手,池染之回过头,目光落在苏沐额头那刺目的红肿上,又落在险些被……的眼睛上,伸出手轻轻碰了一下,而后将苏沐耳边的发丝撩到耳后,“走累了?”

        苏沐想说:没关系,那个家伙活不过今晚了。

        可是终究没说出来。

        他不能让任何人发现萧朔的死和他有关,更不能在没有绝对的自保之力前暴露自己的保命手段。

        更何况,这个人按照剧情会……

        想到这里,苏沐便有些蔫哒哒的。

        池染之看着他,嗤笑一声:“娇气。”

        松开苏沐的手,在他身前躬下身,“上来,背着你走。”

        浮光掠影惊诧的看向池染之。

        苏沐歪头看了池染之一会儿,走上前,一下蹦到了池染之的背上,双手揽住了池染之的脖颈:“驾~”

        浮光掠影:“!!!”

        池染之笑了,将人背好,颠了颠。

        苏沐被颠的哈哈直笑。

        池染之迈开脚步一边悠闲的往前走一边懒洋洋道:“怎么,不生气了?”

        苏沐收起笑容,收回揽住池染之脖颈的手,开始玩池染之的头发,沉默片刻,忽然道:“反正我挑完刺的鱼,你不吃,也有人喜欢吃。”

        池染之猛的停住脚步。

        浮光掠影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

        池染之磨了磨牙,冷声道:“以后不许再给别人挑鱼刺。”

        苏沐双手无聊的揪着池染之的头发玩,闻言冷哼一声。

        池染之:“……”

        他重新迈开脚步,“那天的鱼,我都吃完了。”

        苏沐歪歪头。

        池染之轻咳一声:“以后不许再给别人挑鱼刺。”

        苏沐晃了晃双腿,不说话,眼底却染上了笑意。

        镇北侯府。

        夜深人静,萧朔睡的正沉,忽然胃里一阵翻腾和绞痛,他生生被疼醒了过来。

        突如其来的剧痛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将他的胃全部搅碎,爆体而出。

        “嘶!”萧朔疼的在床上打滚,很快出了一身冷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外间守夜的侍从发现不对,连忙叫人。萧朔的亲兵以及镇北王府的三名常驻大夫便火速赶来。

        整座镇北王府在深夜中忽然灯火通明,忙乱做一团。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萧朔胃里几乎已经吐不出什么来了,最后,生生吐出一大口血来。

        伴随着这滩血落在地上,还有一道极清脆的落地声。

        是一颗沾着血迹的绿豆大小的铁质弹珠。

        萧朔瞳孔巨震。

        想起苏沐用手攒饭团给他喂下去的画面,气的又吐出一大口血来。

        本以为鱼刺和绣花针就已经是那个家伙的全部手段了,没想到……

        萧朔咬牙切齿,“苏沐,老子今天算是认识你了!!!”

        第二天一早,池染之便出去了。

        天朗气清,白云悠悠。

        苏沐坐在抄手游廊的栏杆上,看着蓝天白云,想到现在萧朔已死的消息大概也该传到宫中了,顿感心情舒畅,悠闲的晃着腿。

        忽然,头顶落下一片阴影,将他整个人笼罩。

        一道阴冷又嘶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苏、沐。”

        苏沐仰头,就见萧朔正站在他身后,低头看着他,笑的阴森可怖,脸色惨白惨白的一副失血过多的模样,活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索命厉鬼。

        四目相对——

        !!!

        苏沐僵直了一瞬,差点从栏杆上栽下去,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握住肩膀,从栏杆上提溜了起来,原地转了个方向放在栏杆上,正对萧朔。

        苏沐傻了。

        为什么这个家伙还活着?

        “伸手,送你个礼物。”

        被吓呆的苏沐一个指令一个动作机械的乖乖伸出手。

        萧朔将手中的铁弹珠放在苏沐手心,“收好啊。”

        苏沐怔怔的低头一看,竟是他送进萧朔胃里的那枚秘密武器。

        机械定时,四小时启动,启动后探出一圈锋利的刀叶,自动旋转弹跳,最后会将周围的东西都搅碎。

        怎么会?

        疑惑让他忘记了害怕,他捏着弹珠对着太阳仔细看了一会儿,又放下来,而后右手轻轻捏了一下,弹珠像是一个脆壳子一样分成两半,里面精密的机械零件散落,其中最关键的一根极细的铁丝已经被腐蚀了,因此,整个武器失去了原有的作用。

        腐蚀……

        被胃液腐蚀了……

        正常情况下,胃液是不太可能腐蚀掉铁制品的,可因为苏沐加工的太细了,铁的品质也有待商榷,而且为了发挥作用,铁球进入胃部后为了避免被排出体外会紧贴胃壁,在胃中停留的时间过长,本身又过于脆弱,这才导致最细最脆弱但又是最核心的部件被腐蚀,而这个武器的刀片则缩回内部不再发挥作用,让萧朔捡回了一条命。

        萧朔看着苏沐。

        士别一日一夜,刮目相看。

        这个小驸马手无缚鸡之力的娇贵外表下,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萧欣赏苏沐的快意恩仇。

        当然,如果那个仇不是他自己的话,他会更欣赏。

        看着苏沐将那枚完全看不出破绽的绿豆大小的铁球打开,萧朔一挑眉。

        竟然别有玄机?

        看到里面类似小刀片的极薄的铁片,萧朔嘴角抽了抽。

        他还说呢,一个铁球而已,怎么会折腾的他一宿生不如死?亏他还以为是胃里还有鱼刺,为了吐出鱼刺来,后来吐血又吐了快一盆,却原来吐了个寂寞。

        然而再仔细看,见到里面精密的部件,萧朔眼神不由一凛,表情变得十分严肃:

        “这是谁给你的?”

        没人搭理他。

        萧朔若有所思,“难道是池妙妙?她竟然有这种东西?”

        苏沐怔怔的看着手中的残骸。

        他原本是集整个天幕组织之力供养的武器设计制造专家,想要什么材料,无论再昂贵再稀有,只要他说一声,恨不得下一秒就送到他手上随便他用。

        然而到了这个陌生的朝代、陌生的时空,他却连根铁钉都找不到。

        除了木头,只能拿锅铲瓢勺和铁尺凑合。

        可作出的最得意的秘密武器之一却连区区胃液都斗不过,还谈什么自保?

        原来自打穿过来以后他所做的所有的努力都不过是一个可笑的笑话。

        不是所有努力都有结果。

        他争取多日的希望不过是个精致的沙堡,仅仅一个小浪打来,便崩溃坍塌。

        每天心惊胆战的被剥皮点天灯的结局吓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整日伏低做小夹着尾巴做人也就罢了,连这么个家伙也敢欺负到他头上来,他却无可奈何。

        苏沐忽然止不住的悲从中来。

        破防了。

        吧嗒吧嗒……

        眼泪珠串似的掉落在苏沐手中的残片上。

        正在蹙眉思索的萧朔听到声音,回过神看向低着头的苏沐,以及断了线的泪珠,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

        不是吧?

        他下意识后退一步:“喂喂喂,不是,明明是你打算害死我,你哭个球啊哭?合着没被你害成还怪我咯?”

        下一瞬,苏沐忽然放声大哭。

        萧朔的天灵盖差点被他掀了,耳朵差点被震聋。

        他捂着嗡鸣不止的耳朵,瞪大眼睛看着哭的特惨的苏沐,瞬间哑火儿了。

        天知道,他最怕长得可爱的小孩儿哭了,尤其哭的这么好看又可怜巴巴。

        他试图做点什么,抓耳挠腮,甚至有点手足无措。

        “喂喂……我说……”

        然而看到苏沐脑门上还没消下去的大包,再看看现在哭的惨的一批又有些滑稽的小脸,“噗嗤”一声十分不厚道的被逗笑了。

        从外面回来的池染之刚一踏进花园就听见了一阵嘹亮又委屈至极的哭声,转头一看,就见苏沐坐在栏杆上攥着拳头嚎啕大哭,哭的伤心欲绝,而萧朔那个该死的正站在苏沐面前……

        手舞足蹈?!

        还笑的贱兮兮的!

        池染之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目光掠过倒在草地上人事不知的浮光掠影,右手背在身后,聚集八成内力,这一掌足以让萧朔毫无还手之力,顷刻间碎尸万段。

        然而,就在他准备动手时,四面八方十几道藏匿于暗中的目光看过来。

        与此同时,长乐宫外远远传来一阵脚步声,为首的是太子。

        池染之握紧拳头,眸光幽暗至极,收起了掌力。

        萧朔余光看到池染之,连忙道:“池妙妙,你可回来了,快看看你家……”

        池染之看向萧朔,冷笑一声:

        “萧狗,你死了!”

        话落,便向萧朔攻去。

        萧朔见她出手狠厉,知道今天万不能善了了,正好好久没跟这个家伙过招,他技痒得狠,便嗤笑一声,迎了上去。

        压制修为后,池染之和萧朔的武力差不多,但池染之自幼练剑,身法招式更加凌厉飘逸,唯快不破。萧朔则是练的萧家枪法,偏向于战场上的大开大合,刚劲又不失灵活,但更多的走的以力破会的路数。

        两人寻常打斗都是势均力敌,基本谁也奈何不了谁,但今日显然池染之发了狠,速度不仅更快,还越发阴险刁钻,让人防不胜防。

        不过十招,萧朔就被钻了空子,一掌给脸朝下拍在了地上。

        胃正好磕在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上,噗的又吐出一口血来,脸色煞白。

        遭了!忘了今天带伤了!

        萧朔连忙准备举手投降请求停战,然而池染之压根没给他这个机会,一脚将他踢飞到五丈开外的墙上,后背狠狠的撞到围墙后萧朔整个人惨叫一声落地。

        池染之身法极快,移形换影几息之间便到了他的身前,刚要再次将人踢飞,萧朔的狠劲儿也被逼出来了,格挡住后,又和池染之战到一起,却很快又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如此往复。

        苏沐看着池染之揍沙包一样狠揍萧朔,眨了眨眼,一时忘了哭了。

        终于,一刻钟后,萧朔被狠狠卸了手脚的关节,死鱼一样趴在地上,双手被池染之反绞,一脚蹬在后背上。

        池染之一把抽出萧朔的腰带,将萧朔的手腕和双手紧紧缠裹住,一脚踩着萧朔的后背,从袖中拿出一把匕首,缓缓抽出。

        雪亮的匕首反射着刺目的日光照在萧朔肿的只剩一条缝的眼睛上。

        被揍的鼻青脸肿、嘴歪眼斜、惨不忍睹的萧朔震惊。

        这个家伙明明有兵器,那刚才还跟他赤手空拳打了这么久?

        哦。

        他明白了。

        大概是为了让她家小孩儿多欣赏一下她揍人的英姿?

        可恶!

        池染之冷冽的目光掠过锋利的匕首,看向苏沐,勾唇一笑,邪戾丛生:

        “沐沐,你想要这个狗东西怎么死?”


  (https://www.uuuxsw.cc/88909/88909875/9503771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uu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uuxsw.cc